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这个帝君超难哄

第二十三回 不近人情

这个帝君超难哄 一颗虎皮蛋 1234 2021-06-18 20:20:00

  见那上了岁数的药仙,吓得魂不守舍颤颤巍巍的样子,文昌连忙上前去扶,完了还不忘小声问候了一下胡落落的祖宗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

  胡落落下意识地把搭在床边的腿收了回来,蜷缩在角落里,眨巴着无辜的小眼睛,仰头望着他。

  刀子嘴豆腐心的文昌帝君拎起药箱,把哆哆嗦嗦手抖的药仙送了出去,尔后回来靠着门边右手背在身后,半眯起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胡落落:

  “早知道,你这么生龙活虎的,本座随便找个医官给你瞧瞧就算了,可用不着大老远地请了药仙过来!”

  文昌帝君说话的声音,明显带着些愠怒,可心里头却不受控制想的是——

  “你昨天……真的吓到我了。”

  顶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,在他怀里一个劲儿地撒着娇,这谁能顶得住?

  只是心口不一的那瞬间,文昌忽然觉得脸烧了起来,于是迅速转过身去,不再理她。

  而单纯的胡落落,却误以为文昌帝君又生气了,于是在文昌那张宽大的床榻上,就开始冲着文昌磕头,一声磕得比一声响。

  文昌帝君听见动静,皱着眉头转过身来,张开嘴刚要训斥,却发现胡落方才躺着的那一块地方,一大滩的血迹。

  文昌赶紧上前去,一把掀开被子,却发现……

  这血迹的出处,好像是从胡落落的双腿之间流出来的。

  文昌下意识地低下头,正好遇上胡落落仰起脑袋的目光,文昌在预判到自己会脸红露馅之后,便选择捂住自己的嘴,一下子从床上弹开了。

  胡落落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低头往床外头爬了爬,还以为是床上有什么大虫子吓到了文昌,不明所以地嘀咕了一句:

  “怎么了呀,床上是有什么东西吗?”

  胡落落只顾着往前看,甚至掀开那丝绒的床垫子仔细地翻找着,扶着门框羞愧难当的文昌帝君,侧眼用余光偷偷瞧了一下胡落落,紧抿的双唇,犹豫了许久,还是忍不住开口道:

  “那什么……”

  “你好像……来葵水了。”

  “葵水?什么水,能吃吗?”

  胡落落随口应了一句,可话一说完,她才突然想起来回头看看,尔后随手拉过挂在木施上的米白色丝质长袍往腿上一盖,垂在床边白花花的小脚,立刻缩到袍子底下,怯生生地望着门口背对着她的文昌帝君,蚊子哼哼地请求他道:

  “帝君……你能不能……”

  “好!”

  话还没说完,文昌帝君像逃命似的,目视前方,头也不回地从门槛一跃而过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关上了偏殿的木门。

  躲在被子里的胡落落,小心翼翼地从里头冒出一个脑袋,望向背过身,一本正经在门外守着她的文昌帝君,心底忽然升起了一丝暖意。

  “他好像……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地不近人情。”

  胡落落瞧了一眼身上盖着的袍子,弯着腰试探地朝着外面问道:

  “帝君,这袍子,我能先换上吗,我……”

  “行!”

  这次同样,胡落落的话还没说完,文昌便立刻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  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有污渍,此刻的胡落落定会开心地在床上打几个滚来表达她的内心之喜。

  只不过,胡落落似乎高兴地太早了。

  胡落落刚套上那对于她来说松垮许多的白袍,门外的文昌帝君,缓缓开了口,悠悠地说道:

  “反正你给我洗干净就行了。”

  “用花朝节当天,寅时取的花王花瓣上的露水清洗三遍就可以了嗷,记住,不许用皂角粉!”

  胡落落一听,当即扒下了身上的袍子,狠狠扔在地上,心中高声暗骂了一句:

  “淦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